喜欢乱点赞,如有不适请取关或拉黑。

【越端】【端越】《不可追》


       陵端被方府收留之后,曾想过就这么平平凡凡的过几十年安生日子,娶妻生子、生老病死。可他终究不甘,立刻死去和当一辈子奴仆哪一个更悲惨?陵端说不清。他知道,即使是方府的小小奴仆也比之前自己当过的乞丐好。可人终究不知足,不知足而生魔念。

       “啧”,他不禁为之前针对百里屠苏的行为后悔起来,真到了做选择的时候,他似乎比他更加不堪。

       他从方府出去后,过了一段很不如意的日子。不过终归是在山下生活了几年,对俗世也有了一定了解,倒不至于和当初一样潦倒成乞丐。修炼之余,他也曾找过夜晚可以一起相拥入眠的女人。两具温热的身躯接触时却是凉的,不过逢场作戏,谁也不屑留下一丝真心。

       他还是不喜欢百里屠苏,但这已经没有关系了。所谓的成长就是不再把时间浪费在无关的人身上。现在想想他当时真傻,明明知道和百里屠苏作对没有好果子吃,却日复一日。其实如果成功了他会得到什么呢?欺凌的快感和来自掌门一脉的报复?即使后来肇临没有死,他没有被赶下山,下场也不会很好罢?

        陵越早就察觉陵端的可疑之处。修仙之人较凡人长寿,而如今他鬓角已染霜雪,陵端却仍是被逐出天墉城几年后的青年模样。即使他身上气息与凡人一般无二,但却也足够可疑。
        他没发现陵端已成魔物,或许是因为信任这个以前的师弟,或许是因为不愿相信某个事实。
        除了对百里屠苏的过于维护外的其它方面,他称的上是一个好师兄。他理所当然,甚至近乎幼稚的认为每个师兄弟都能一心向道。七情六欲、过往种种不过是画作收尾前的曲线,做不得数。
     可是怎么可能呢,即使连陵越自己都无法摆脱尘念的纠缠 。

       “你总归是我师弟。”

       这是他们最后一次见面。一个魔物、一位仙师,分别端坐于厅堂两侧。
         曾经年少时掺杂的那点旖念已经在岁月中散了个干净。那些执着、怨恨和不满……一切的一切终究被时间打磨干净,只剩下灰褐色的残渣,随流云飘去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完全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_(:з」∠)_……

评论(19)
热度(26)

© 鸡蛋要煮着吃 | Powered by LOFTER